随着疫情发酵,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立场可能会变得更为鸽派。同时,OPEC+准备再次做出行动,以稳定原油市场。

  全球“战疫”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笼罩之下,黄金和原油市场呈现冰火两重天。

  疫情导致全球市场避险情绪明显升温,推涨国际金价。继2019年录得约18%的涨幅后,2020年迄今上涨近4%。过去几周,随着疫情蔓延引发市场担忧情绪,加上市场预期美联储继续维持低利率,资金纷纷涌向黄金。

  2月10日,现货黄金创出了2月4日以来的新高,达1576.44美元/盎司。2月11日有所回落。截至发稿,国际现货黄金报1568.88美元,跌0.19%。ActivTrades首席分析师Carlo Alberto de Casa在一份报告中称,金价目前面临1575美元/盎司的阻力位,若明确升穿该水平,可能为进一步上扬打开空间,首个目标是1600美元。

  与黄金相反,原油行情颇受打压。2月11日,IHS Markit能源部副总裁吉姆·布克哈德(Jim Burkhard)在一场电话会议中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使得中国需求放缓,将对全球能源市场造成巨大的冲击,再加上原油市场本已供大于求,预计今年的平均油价将低于去年。

  截至上周,国际油价已连跌五周。本交易周初,油价再次下挫,创2019年1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目前油价已从去年1月份的高位下跌超20%。截至发稿,布伦特原油期货报54.08美元/桶,上涨1.50%,美国WTI原油期货报51.32美元/桶,涨1.02%。

  分析指出,随着疫情发酵,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立场可能会变得更为鸽派。同时,OPEC+准备再次做出行动,以稳定原油市场。

  风险偏好回归限制短期涨幅 但黄金中长期涨势强劲

  其实自年初以来,避险情绪一直驱动着金价的上涨,在疫情之前,由于中东地缘政治冲突升级,推动金价走高。今年迄今,金价涨幅达4%,并在1月美伊冲突加剧时,一度创下了2013年4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突破1600美元/盎司。疫情爆发之后,避险情绪再次升温,黄金一度创出了三周新高。

  数据显示,全球黄金ETF的持仓量上周攀升至2573.9吨,创下2012年12月以来新高。世界黄金协会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周全球黄金ETF的净流入为10亿美元,该水平低于疫情初爆发时的流入水平,但仍然是历史高位。

  MineLife Pty高级分析师Gavin Wendt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黄金在2019年以十年来最高涨幅收盘,全年涨幅达18%,因此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黄金ETF领域的走势就已经十分良好。另外,预估2020年上半年及以后,美元将持续疲软,为黄金价格提供了进一步的成长动能。

  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元的强势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黄金的涨幅,金价走势往往和美元走势呈反比,强势的美元增加了黄金的持有机会成本。ING银行大宗商品策略主管Warren Patterson分析指出,自1月下旬到2月以来,美元指数持续走高,这限制了近期黄金的上行空间。

  另一方面,在避险情绪得到释放之后,风险情况似乎有所恢复。在前期冲高的金价有所回落,从1590美元/盎司上方跌至1550美元/盎司。

  渣打银行财务管理最新发布的金融市场周报分析称,如果投机性多头受到更强烈的“风险偏好” 情绪挤压,那么黄金可能会进一步回落。如果跌破1535美元/盎司,则可能会跌向1505-1515美元/盎司的支撑位。

  而就中长期来看,黄金仍然有上行空间。Patterson指出,如果因为疫情的原因,全球央行决定进一步宽松,那么对于黄金来说将提供有力的支撑。

  在2019年,正是受益于全球宽松潮再起的环境,黄金上涨了18%左右。

  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在公开市场投放了1.2万亿元流动性来稳市场,目前市场对于降息降准的预期也在升温。

  “我们预计央行会进一步扩大流动性支持,包括降准和降息。我们判断今年至少还要降准100个点,最早可能在2月份。预计会加大幅度降息,2月份可能会有一次10个点的MLF降息,之后还可能再降10个点。另外,在LPR方面,预计降幅会更大。”瑞银投资研究部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汪涛在2月11日举行的电话会上表示。

  她还指出,计入疫情这个变量后,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立场可能会变得更为鸽派。

  “我们预计今年上半年,美联储仍然会有2-3次的降息。”汪涛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将于当地时间2月11日和12日出席国会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听证会,市场密切关注美联储是否会对其中立的利率立场进行调整。

  疫情料打压全球原油需求 原油连跌五周

  和黄金走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原油,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酵,全球原油需求层面出现了极为悲观的论调。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前,原油市场就已经进入了供过于求的周期之中,疫情更加剧了这一态势。截至上周,国际油价已连跌五周。本交易周初,油价再次下挫,创2019年1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目前油价已从去年1月份的高位下跌超20%。

  “这场疫情对原油市场来说是一个即时的需求冲击,而且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布克哈德说,“我们将看到全球原油需求出现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单季同比下滑。”

  他强调,中国对全球能源需求的重要性实在难以低估。他指出,在2003年爆发SARS疫情时,中国的原油进口量约为180万桶/日,而美国接近1000万桶/日;到了2019年,中国的原油进口量已增至1000万桶/日,是2003年的5.5倍,而美国作为第二大原油进口国,刨除从加拿大的进口量,只进口了300万桶/日。“中国自2017年起就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一直是全球原油需求逐年上涨的最主要来源。”

  “我们的最新判断是,中国2月的需求将下降300万桶/日,整个一季度将下降120万桶/日,而且还存在更大的风险。”在布克哈德看来,中国短期的原油需求下跌还将对炼油和原油采购造成影响:原油加工量不仅将在2月大幅下滑,而且3月和4月也将延续负增长。

  IHS Markit还下调了今年的油价预测,将布伦特原油的全年均价预测由62美元/桶降至56美元/桶。“市场当中有不少的担忧,就怕行动太迟缓了,以至于疫情对需求造成实质性的影响。”ING银行大宗商品策略主管Warren Patterson在2月11日发布的评论中指出。

  随着疫情的发酵,OPEC+准备再次做出行动,以稳定原油市场。在上周,OPEC+减产技术委员会建议向各参与国做出建议,考虑加大减产50万—60万桶/日,或将当前的减产协议的有效期进一步延长。

  但相关建议仍等待俄罗斯方面的点头,上周五(2月7日),俄罗斯方面对外表示,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是否接受相关的建议,该表态让一度受到提振的油价转跌。2月9日,阿尔及利亚能源部长Mohamed Arkab对外表示,建议将减产期限延长至第二季度末。

  OPEC将在2月12日发布最新的月度市场报告,市场将高度关注该组织是否会在报告中呈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这个变量,是否会因此下调该组织对于需求端的判断。2月13日,国际能源组织亦将发布其最新的月度报告。3月5日和6日,OPEC+将召开会议。